【中概股IPO】興趣陌生社交Soul赴美上市:靈魂好友找到了,該如何找錢?
原創

日期:2021年5月12日 上午9:50作者:橘子汽水 編輯:Sukie
【中概股IPO】興趣陌生社交Soul赴美上市:靈魂好友找到了,該如何找錢?

在2015年之前,張璐是上海一家歐洲管理咨詢公司中國區的合夥人。孤身一人在上海打拼的她面對上海飙升的房價、工作的壓力、人與人之間交往的困難,心里壓抑難言,想發到微信上不太方便,最後只能發到QQ空間,並設置了自己可見。

在那一刻,張璐覺得並有一款產品可以展示真正的自己。

於是沒有任何互聯網經驗的她就有了做一款互聯網產品的想法。剛開始,張璐一個人畫了個產品原型,找了個兼職做一套UI,又找外包公司做demo,但最後成品效果並不理想。於是她就辭職自己組建了7人的團隊專門做這款APP。

10個月之後的2016年11月,第一版APP上線,這就是最早的Soul。

近五年之後,這款主打陌生人興趣社交的APP在美國遞表申請上市。從招股書看,Soul在變現方面還處於較早期的發展階段。

張璐曾經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2016年底的時候,Soul可以獲得外部投資人的融資——她覺得天使投資人就是「相信她個人」。而且她覺得,社交在那時候已經不是什麽風口。

從不是風口的陌生社交領域殺出,Soul的模式一定有其過人之處。當然,Soul亦有其局限。

1、滲透Z世代年輕用戶,變現剛起步

2020年初接受媒體採訪時候,張璐透露Soul的用戶主要是年輕人,其中95後滲透率已超過40%,覆蓋範圍包括一二三四五線城市,甚至海外。

而到了2021年3月,按 iResearch 報告統計,Soul已經是在中國Z世代滲透率最高的幾款APP之一。 2019年及2020年,平台MAU分别是1150萬及2080萬,同比增長80.7%。截至2021年3月前三個月,Soul平均MAU為3230萬。

3月份Soul移動端用戶每日花在APP的時間約為40分鍾,高於其他非即時通訊移動社交軟件。56.4%在今年3月份使用過APP的用戶至少在本月15日内表現活躍。78.4%在2020年12月至少15天内表現活躍的用戶在今年3月份至少15天内仍維持表現活躍。

換句話說,Soul不僅滲透了相當部分的95後年輕用戶,其用戶留存率亦較高。年輕用戶對Soul平台的黏性較高。

在用戶量和用戶黏性培養出來之後,一般的社交平台都會開始流量變現。Soul也不例外。

Soul收入主要有兩大來源,一是增值服務,即用戶購買會員或虛擬貨幣享受會員專屬服務產生的收入;其二則是廣告收入。2019年,Soul甚至還未有廣告變現。2020年開始,平台開始以增值服務及廣告投放兩端服務進行變現。

然而,從付費率和最終盈利結果看,Soul的變現只處於起步階段。首先,按付費率統計,2019年及2020年,平台月均付費用戶數量分别為26.89萬及92.93萬,每名付費用戶貢獻21.9元及43.5元收入,對應兩個年度的MAU 1150萬及2080萬,付費率分别是2.33%及4.47%。

對比美股上市的另一款陌生人社交應用陌陌(MOMO.US)。財報顯示,公司2020年12月主APP(即陌陌)MAU為1.138億,季度付費用戶數量為900萬,付費率為2.63%。再加上探探付費用戶的380萬,陌陌第四季付費用戶總數為1280萬。

同期,陌陌(含探探)產生的直播服務收入及增值服務收入分别是23.3億元及14億元(合計37.3億元),折算每名付費用戶每月貢獻的收入是97元。

由此不難看出,目前的Soul在付費率上與陌陌相當,但在每名用戶貢獻收入方面還遠遠比不上陌陌。

而從最終盈利結果來看,Soul目前仍處於虧損階段。2021年第一季,公司總收入為2.38億元,收入成本為3412.5萬元,營銷費用高達4.7億元。最終,Soul淨利潤錄得虧損4.1億元,較2020年同期的虧損6515.3萬元擴大超過五倍。

公司亦在招股書中表示,其運營費用中銷售及營銷費用佔了大頭,最主要的營銷支出便是廣告費用。公司在各種日常移動APP中投放大量廣告宣傳Soul APP,導致產生了較多的營銷費用。 這基本與過去一兩年我們經常在知乎等社區上屢屢看見Soul的軟廣和硬廣的印象相符。

還在砸錢打開知名度階段的Soul現金流亦呈現典型的互聯網平台燒錢階段特徵,經營活動現金持續流出,現金流主要依賴投資活動淨流入及融資活動的外部融資。今年第一季,因為經營活動現金淨流出過多達1.52億元,Soul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減少1.5億元至4.75億元。

也正是因為如此,Soul有了上市融資的需要。

從現股東架構看,Soul前三大股東分别是Soulgate Holding Limited、Image Frame Investment (HK) Limited及Genesis Capital I LP。Soulgate是張璐全資所有公司,Image Frame唯一成員是騰訊。Genesis Capital背後則是元生資本的彭志堅。彭志堅同樣擁有騰訊從業背景,其本人為前騰訊副總裁、騰訊投資並購部前總經理。

在推出即將近五年之後,現在的Soul也許到了通過上市回報股東的時候了。深谙社交之道的騰訊和彭志堅背書,讓Soul的上市有了一絲底氣。但從經營業績看,現在的Soul僅處於變現的起步階段,它將用什麽說服市場投資者呢?

2、對標Ins的「蒙面陌生人」社交APP

在招股書中,Soul大部分篇幅都花在了介紹其APP產品的運營特色上。

對於Soul而言,講好一個關於未來的故事比呈現現在最簡單的VAS增值服務和廣告變現兩項業務營收要重要得多。

Soul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年輕人「靈魂社交」的元宇宙。所謂的「靈魂社交」,是指建立在興趣、星座等眾多維度上的興趣社交。用戶需要先完成「靈魂測試」,平台才可以根據測試的結果用大數據匹配陌生社交的對象。

因為社交是基於用戶的性格、興趣等開展,所以Soul最大的特點就是「虛擬身份」。用戶不會以真實頭像視人,相互間只會看到對方的個性和特長、愛好,而真實身份、地址、年齡、外表等都是非必要上傳信息。平台甚至還不鼓勵用戶在po出有關自己身份信息的内容及自拍。

平台有語音匹配和視頻匹配的功能。但即便是視頻匹配,用戶在默認條件下亦會被打上馬賽克。

與主打「荷爾蒙衝動」的約會軟件探探和陌陌相比,Soul APP如其名,走出了不同尋常的路。

若以交友軟件的標準衡量,Soul的匹配對於某部分對顔值要求較高的用戶而言是低效的。有可能兩個用戶在天南地北地聊了一番同好、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與哲學觀之後,線下面基發現對方外貌與想象中相距甚遠,無奈之下只能做個真正的靈魂伴侶。

這種類似上世紀《查令十字街84號》的交友方式發生在以約會為目的的平台上多少顯得格格不入。如Soul平台的「靈魂匹配」功能若不使用付費的同城卡功能,用戶默認是匹配到全國不同城市用戶的。這樣的話,Soul的功能真的就變成了交個靈魂之交,侃侃大山,其餘别無它用。

這亦是Soul一直被诟病的原因:如果用戶使用Soul,目的不是為了男女交友,而只是交個筆友,大概率沒有必要充值增值服務以解鎖諸多服務,如語音匹配的定位卡等——相比之下,探探的「荷爾蒙衝動」更容易刺激用戶充錢消費。

而如果用戶的初衷是男女交友,亦大概率沒有必要使用Soul,因為它跳過了現代相親中的第一步環節——交換相片,然後才是信息。

另一方面,Soul不要求用戶披露真實信息亦滋生了大量的騙子。在知乎上,有關你為什麽卸載Soul的問題下收錄有9394個回答,其中相當一部分的答案都是關於Soul平台上的騙子橫行的回答。

儘管Soul表示,自己去中心的推廣機制、豐富真實的内容、遊戲化的功能以及反騷擾的強有力措施是平台深受95後年輕人喜愛的原因,但其實Soul用戶年輕化還可能有一個原因是只有年輕人(學生)願意通過Soul花大量時間交靈魂摯友或低效男女交友。

有意思的是,Soul創始人張璐早便表示,對於重視匹配效率的用戶,其訴求是獲得現實關係。這樣的話,Soul對於該等用戶而言可能並不會是首選。Soul要解決的其實是社交網絡的需求,像Ins一樣,而非單一為獲得現實關係。Soul只是「順帶解決了這個需求」。

但翻開Soul要橫向對比的Ins,我們還是很容易發現了為數很多的養眼自拍/他拍。

人總是視覺動物。無論出於何種社交需要,如果可以,即便用戶要找靈魂好友也無必對著一個虛擬的頭像。

Soul要建立一個年輕人靈魂社交的元宇宙,願景是好,就是比較費錢。

3、賺錢什麽時候是Soul「優先級」?

重視「精神和靈魂」的Soul,因為缺少荷爾蒙驅動,因此被認為缺乏變現能力,遭到部分投資人看空(不包括騰訊)。張璐去年透露,Soul其實已經略微盈利,但現階段賺錢並非Soul的「最優先級目標」。

招股書一交,我們發現Soul果然並非以賺錢為最優先級目標,過去幾年也並沒有盈利。它現在正在大力營銷獲客收割年輕流量的關鍵階段。這步做好了,上市的Soul在美股市場上將是下一款可媲美Snapchat的中國Z世代最愛APP。

但這個故事終須要變現來結尾形成商業閉環。這個時候,只要精神和靈魂的Soul該如何讓用戶掏錢呢?若以現在單用戶貢獻收入來看,現在的Soul對比陌陌,只是剛起步而已。

賺錢,什麽時候會是Soul的優先等級呢?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s://www.fintv.hk)

相關文章

5月11日
【一語道破】從「搞新零售」到阿里化,高鑫零售前程如何?
5月11日
【觀察】美團最近有點煩!外賣小哥是資產還是負擔?
5月11日
【預見】市值縮水逾2000億的海底撈(06862.HK),還會跌嗎?
5月10日
【行業一線】碳中和乘風起航!火電企業「新能源轉型」進行時
5月10日
【解讀】新氧的含「水」量有多高?做空勝算幾何?
5月7日
【解讀】杉杉股份的「棄子」,杉杉品牌淪為「扶不起的阿鬥」?
5月7日
易居:房地產行業數字化浪潮之下,戴維斯雙擊時刻可期
5月7日
中手遊:2021年毛利率有望提升,海外市場將成重要收益來源
5月6日
【一語道破】白花花牛奶被倒掉!為了流量,愛奇藝連底線都不要了?
4月30日
「獨角獸」的焦慮:熾熱的IPO市場會不會熄火?